播客的近期想法,代年终总结

始终对年终总结这玩意有抵触,总结应当是随时复盘随时调整,而不是要根据某个星体运动的节奏来。不过年底这几天,连续见了一些主播、嘉宾、客户、平台的朋友,想记录下来,也作为明年的工作指引留下来,也希望对大家有些启发。

  • 播客行业最有趣、最吸引人的还是表达本身,而不在于你拥有了多少听众,后者是对你表达的奖励,而非应该追求的目标,平台推荐、奖项啥的更是如此,不必焦虑于小宇宙有多少订阅,那更毫无意义,因为你的受众可能不是小宇宙的主要用户群体。
  • 去平台化、私域化、线下化,别把自己的表达自由寄托于任何平台,应该与受众直接建立联系。时刻复盘,想想获得的是“自己的听众”,还是“平台的用户”。当平台倒闭,或你被平台下架,你的听众还能被找回么?
  • 在精力分配上,主播>嘉宾>听众>平台,没有优秀的主播和嘉宾,后面两个都是0,而优秀的主播和嘉宾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把主要精力放在找到更合适的主播和嘉宾上,而不是痴迷于“今天又上了个锋芒榜”。
  • 主播之间不需要抱团取暖,越抱团越焦虑,而忘记了你的初心是表达。如果没有精力,一定要选择的话,就多跟听友聊天,少跟主播扯谈。
  • 播客主播们都是兼职为主,精力分配太重要了,少做ROI低的无效劳动,比如各种群发自己的节目链接,稍微加个tracking,你就会发现浪费的时间精力毫无回报。
  • 毫无疑问,播客能赚钱,而能赚多少钱,并不取决于你的播放量,而是与你描述节目受众画像的字数成反比——越能一句话简单说清楚你的节目是为谁做的,越能体现市场价值。
  • LV做播客了不假,但并不能代表什么。啥时小米华为百度李宁鸿星尔克蜜雪冰城都开始做播客了,才是中文播客价值的转折点。别盲目乐观,明年的经济形势会更(由于不能唱衰经济所以省略一个字),开源节流,不要盲目扩张,活下去,最重要。
  • 企业别盲目自信自己拉俩员工就开始录播客,找个机构问问(比如津津乐道、JustPod、日谈公园、深夜谈谈和声动活泼以及更多),他们都会给你建议,而不会因为你去问问就收费,哪怕收费是应该的。不然不仅会浪费人力,更会转头来骂播客“没有价值”,而其实是因为你们被奶头乐和播放量为王的抖快规训坏了,忘记该怎样真诚的与受众沟通了。
  • 中文播客会经历由获得感到陪伴感的认知转型(或者叫回归),在提供情绪价值的同时能让受众在生活、成长上获得一些灵光一现就够了。强知识性的内容,音频不是一个好的载体,虚假的获得感可能会让受众新鲜一时,而不能持续。
  • 津津乐道明年继续会做节目孵化,会继续坚持为各领域专业人士提供表达平台的产品路线。津津乐道各节目在小宇宙的订阅总量将要20万了,而每个单体节目的订阅量则不高。但我们仍旧会坚持向单体节目导流,而不是为了好看的订阅量来合并栏目。垂直和精准的听友,比盲目的订阅更有价值,哪怕会被所谓行业媒体和平台无视。
  • 全案的节目孵化以外,今年也在尝试做代制作、代运营、代管理的探索,帮助想尝试这个媒介的朋友从0到1,把他们头疼的事情都揽过来,现在看似乎还比较受欢迎。
  • 多主播的节目,怎样处理好公司与主播的关系是恒久的话题与挑战,怕的不是不赚钱,怕的也不是赚了大钱,刚刚开始赚钱时更容易闹出矛盾。我们明年会继续执行优秀主播的持股计划,把所有优秀主播都变成合伙人来共享团队成长带来的收获。
  • 播客市场没问题,也是截至目前最“干净”的媒介,不要PUA自己,也不要被市场PUA,做好你自己,没问题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